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苹果在智能手机行业最大竞争对手是华为和三星

北京时间12月11日下午消息,据外媒报道,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周二表示公司在美国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否认外界批评的将制造过度外包给中国工厂。库克在东京接受独家媒体采访时解释说。

“我们在美国一共创造了超过200万个就业机会,”库克说,“iPhone的屏幕是肯塔基州的康宁公司制造的。手机上的部分半导体在美国制造。美国生产制造的零部件有很多,只是最终产品的组装并不是在美国。”

“对于我们产品的生产制造,我们会考虑所有国家,观察每个国家都有哪些技术,然后我们从中选择最优秀的那一个,”库克在提到日本的精工油墨公司时解释说,“是他们(精工油墨)让我们能够为市场带来色彩丰富的iPhone。我们已经与他们合作了许多年,也共同成长了许多年。我们对合作非常满意,未来也将互相激励,积极创新。”

有外媒6月份时报道称,虽然苹果逐渐将生产能力从中国转移出去,但仍有90%的苹果产品在中国组装。

日本之行期间,库克还拜访了Rikkyo小学的学生们,这是苹果推进计算机科学教育的一部分。库克表示,苹果的核心信念之一是,,教育可以技术和自动化带来的经济不平等。

“我们坚信,所有学校都应该教授编程,而这一切正在日本慢慢得到实现,非常令人惊喜,”他说。

库克还表达了自己对苹果创新能力的信心,尽管智能手机技术的提升日趋微不足道,也时常为公众诟病。蒂姆·库克库克驳斥了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触顶的观点。

“没有人会认为12岁就算是成熟了,”他说,“有时候这些步骤是宏观的,有时候是微观的。但关键是要精益求精,而不是为了改变而改变。”

接着,库克又补充说:“公司在创新方面的精神和精髓从未如此活跃。我们的产品线也从未如此强大。”外媒在10月份时报道称,在全球市场对新款智能手机系列的需求超出预期之后,苹果曾要求供应商将iPhone 11的产量从800万台提高到1100万台。

但库克仍希望,通过Apple Watch等工具提供医疗健康服务,可以成为自己带给苹果的最大贡献。“如果你问我,苹果对人类的最大贡献是什么,我想应该是在医疗健康领域,”他说,意指Apple Watch内置的心电图技术。该款智能手表在美国、欧洲和香港等市场有售,允许用户测量他们的心率。

库克说:“每年接收心电图检查的人数,实际上非常少,仅占极小部分人口。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心电图检测就在您的手腕上。”

库克称,苹果对竞争毫不陌生,这也将帮助苹果推出更好的医疗健康服务。“恐怕世界上没有哪一家公司的竞争对手会多过我们,”他说。苹果在智能手机行业的最大竞争对手是华为和三星,库克旗下的Macbook系列也在努力抢占更多个人电脑市场份额,而刚推出不久的Apple TV+甫一推出就要面临已趋饱和的视频流媒体市场。

即便如此,美国和欧盟的监管机构却抱有另一种态度。App Store对待与苹果服务有竞争关系的应用供应商的方式,让公司面临诸多投诉。

“垄断若没有被滥用,本身并不是坏事,”库克说,不过他也一再强调苹果在任何领域都不存在垄断行为,“根本问题在于,垄断企业是否在滥用他们的权力?这个答案取决于监管机构,我无权评说。”

库克还表达了自己对外界将苹果与其他类似规模的科技公司混为一谈的不满。在公众因滥用消费者数据而对Facebook和谷歌等科技公司日益不满之际,库克积极呼吁美国出台联邦隐私法,以将自己和苹果与其他公司划清界限。

值得注意的是,苹果也曾以消费者隐私为由,拒绝为联邦调查局(FBI)解密圣贝纳迪诺袭击者的iPhone。

“科技本身,以及大型科技公司,他们并非一成不变,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库克说,“用户不是我们的产品,这一点我们时常谨记于心。我们不会交易用户的数据。”(木尔)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eatanxietynaturally.com/,库克

蒂姆·库克的苹果十年记:优秀但不够完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eatanxietynaturally.com/,库克

该如何取代像史蒂夫·乔布斯(SteveJobs)一样的传奇人物,同时还要面临公司最重要、最具标志性的产品营收下滑?这是苹果公司在2010年代面临的双重挑战。在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的领导下,该公司找到了一些答案,并在财务报表上蒸蒸日上,但也并非没有任何错误的转折,以及对其业务根本的重大改变。

在过去的十年中,苹果公司发展壮大。蒂姆·库克它在2019财年的收入是2009财年收入的六倍,其新总部大楼比五角大楼更大,它的五个业务部门中每一个独立都能进入财富500强。

属于蒂姆·库克的十年开始时,乔布斯仍然掌管一切(尽管健康状况不佳)。在2010年1月,他推出了iPad,这是他改变游戏规则的硬件产品巡游中的最后一件产品,始于1998年,销售相当火爆。

但是一年后,乔布斯不得不请病假,他于2011年8月24日辞去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并在六周后辞世,而库克则由他亲自挑选的接班人。

苹果公司全球业务负责人库克(Cook)完全了解公司。但是他不是产品专家,并且缺乏乔布斯与苹果设计向导乔尼·艾夫(Jony Ive)的密切关系,因此,他将大多数硬件和软件决策权移交给了Ive。

蒂姆·库克的苹果面临着巨大的压力,那就是要推出下一款精美,优质,创新的产品,以保持苹果的持续增长,利润率和不断增长的忠实用户生态系统。当时的最大猜测是,根据乔布斯告诉传记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的说法,他是在彻底改造电视。库克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暗示,苹果将在电视领域做大事,只是这些计划并没有具体成型。

十年来第一个令人难忘的Apple产品仍然是乔布斯时代的作品:多次复刻并重新设计的2010年款MacBookAir和那年的精美iPhone4。

蒂姆·库克的第一个大型全新产品是于2015年发布的Apple Watch,但是直到2017年第三代Watch才使Apple找到合适的硬件,软件和功能,基本上是重新启动

在库克治下,另一项主要的硬件成功是AirPods,这是2016年发布的无线耳机,它似乎无处不在,就像白色的塑料耳环一样。

苹果公司没有透露售出的手表和AirPods的数量,但是人们普遍认为它们是每个类别中的主导者,并且按照苹果公司的盛大传统,其他对手竞相模仿。

库克时代的这两种硬件创新均在The Verge评选的十年100个最佳小工具列表中名列前十。实际上,苹果公司不仅排名第一,而且在前十名中总共占据了四款,这是唯一一家拥有一个以上产品的公司。

尽管如此,这些硬件的成功都无法与乔布斯的成功之作相提并论。尽管iPad的年度销量从鼎盛时期急剧下降,但iPad在2019财年的收入也几乎与被Apple定位为Apple Watch和AirPods的整个“可穿戴设备,家庭和配件”类别的收入相同。

这并非完全是库克的错。行业经历了长期演进阶段,对于任何一家公司而言,都不存在如iPhone上新一般轰动一时的消费电子产品,最接近的可能是亚马逊的Echo智能扬声器和Alexa语音助手,但它们在销量或影响力上都无法与智能手机匹敌,至少现在还没有。

但是库克的确该为一系列影响苹果电脑产品线的行动承担责任。最受欢迎的主流MacBook Air被忽略了五年,另一方面,专业音频,图形和视频制作者的主要支柱Mac Pro最初被忽视,然后在2013年重新发行,形式远远大于其功能,从而激怒了潜在客户群。

一些内部人士认为,库克让Ive的设计团队拥有了太多的权力,而且乔布斯在设计师和工程师之间达成的平衡已经消失了,至少直到Ive今年年初离开公司为止。

扎根于库克的设计至上文化再次使MacBook Pro受到冲击,使新笔记本电脑的键盘变得如此纤薄,并且USB-C端口需要光滑的Mac才能配合其他扩展配件使用。苹果直到最近才在最新的MacBook Pro上恢复了体面的键盘,并发布了更加有前景的Mac Pro。但是,扩展配件仍然是其整个Apple产品体验的一部分。

库克这十年的另一个成功是,在智能手机销量先是趋于平稳,然后开始下滑的同时培育iPhone。他做出的最大改变是在2014年,当时苹果公司推出了两款新的iPhone 6机型,这些机型后来采用了Android手机开创的大屏幕,销售如火箭般迅速增长,此后每年都有大屏iPhone选择。

尽管如此,苹果仍然看到了iPhone销量下降,并选择以较高的价格来抵消它们,并仅按收入而非销售量来报告其产品线销售。这是一家曾经夸口吹嘘销售量巨大的公司。

尽管据说苹果公司正在研究AR眼镜和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但库克最大的尝试是进入服务业务,而不是设备。这份清单似乎每年都在增长:Apple Music,Apple Pay,Apple News Plus,Apple信用卡,Apple Arcade,以及最近提供的名为Apple TV Plus的视频流服务。这使苹果进入了乔布斯时代做梦都想不到的业务,但却被认为对巩固苹果的生态系统至关重要。

该公司还对隐私安全下了大赌注,试图将自己与备受批评的科技公司(如Facebook和Google)区分开。乔布斯是一位隐私人士,但库克将政策和言论都提高到了11岁,称隐私是“人权”。他甚至在2016年因拒绝为联邦调查局在一次案件提供数据。

苹果公司保持了多年的发展历史:一家最重要的消费技术硬件公司,不仅在其行业中而且在整个社会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而现在,它的功能庞大又丰富。但是,目前尚不清楚它是否可以成为任何人最喜欢的音乐提供商,电视网络或新闻服务。